文章分享

核電廠與新沙士

楊肇康宣教師

  1986年4月26日-前蘇聯於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(Chernobyl,或譯車諾比)核電廠反應爐發生爆炸,即場引發203人需要立即送院,當中31人死亡,其中28名死者是在不知情下吸入致命的輻射的消防員。事件最終導致13萬5千人要撤離家園,當中死於慢性輻射感染的相信達4千人以上,歐洲多國也因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輻射塵污染。

  這次史上最嚴重的核電廠事故,是由錯誤操作而產生,再由「結構性謊言」把災難加乘,使無數無辜的人受到牽連。話說當時核電廠正進行試驗,工程師在不熟悉運作下作緊急停機測試,意外產生十倍壓力引致反應爐爆炸,使大量的放射性物質投射到大氣中。而事前有核子專家警告廠長不能作這種不符合安全規格的實驗,並在實驗其間發現異常數據,再三警告廠長要立即終止實驗。然而,廠長多番拒絕採納專家警告而引發悲劇。

  事件發生後,廠長並沒有立即按照指引作出城市級的緊急疏散,反而試圖以一般消防程序撲滅火災以欺上瞞下。故此前來滅火的消防員只穿戴一般消防裝備,在救災途中,大半的消防員已吐血身亡,未即時死亡的也在數日間全身細胞敗壞痛苦而死。當時未有疏散的居民,有老有少的還在事故中心的近距離觀看爆炸產生的奇幻雲霧,他們與那些慘死的消防員一樣,死於強烈輻射感染的急性癌變。

  這種「戲碼」與今天的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」十分相似:事件的官員,並沒有按照預先的安全指引辦事,又莫視專家意見,最致命的共通之處,就是為了奉承頂頭領袖,不停說謊:特首:「封關不切實際」、衛生署署長:「沒有病徵社交場合不需戴口罩」、港大醫學院院長:「戴口罩無法講嘢...」。讀者必須注意,當特首在數日後戴上口罩反口宣佈「局部封關」時是這樣說:「我獲得中央的同意,內地會暫停發出個人遊的簽署...」當每一層級的官員也要請示上級,才能做他原本的職權就可決定之事,反應速度必然緩慢,甚至是上級也不比自己或專家清楚事件時,錯誤的決定也隨之而來。

  現今中共一黨專政下沒有其他合法的力量與之抗衡,眼見香港及內地官員每天「打倒昨日的我」的「結構性謊言」,每每越走越錯,不論是遇上天災式的武漢肺炎,或是擁有數十座核能發電廠,或是其他能載舟覆舟的高科技設施,對全球各國,對自身國民,也會是「不定時炸彈」-不知何時引爆。願主佑中華!

(2020-02-16)

堂會消息

代禱

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