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分享

敬畏上主的基礎

楊肇康宣教師 2020-05-17

  「敬畏耶和華就是恨惡邪惡;我恨惡驕傲、狂妄、惡道,和乖謬的口。」(箴言8章13節)《箴言》是十分有趣的《聖經》文體之一,使用人格化「智慧」的獨白,叫人閱讀箴言時能帶著童真去了解智慧的可貴。作為上主的創造天地的工程師(箴8:22-31),智慧很清楚上主的喜惡,他知道如何取悅上主。故此,智慧向我們透露敬畏上主之法:「恨惡邪惡」。通常我們要達成一件事會用正向思維去思考該做什麼才能成事,但這裡卻從一個被動的方式-「恨惡邪惡」作為敬畏的基礎。可見「邪惡」在上主眼中是多麼可惡,多麼的阻礙人類敬畏上主。那邪惡的內容是什麼?箴言8章13節為平衡句,即上半句提及恨惡邪惡,下半句的內容與邪惡的內容有很大的關係。其中,下列四項情況實在值得我們反思及遠避。

驕傲:看自己比真實為好,跨大自己的好處,看不見自己的缺點。主耶穌的比喻之一,聖殿中稅吏與法利賽人的禱告,前者眼目不敢望天,手捶著胸說上主呀可憐我這個罪人。「法利賽人則自言自語的禱告說:神啊,我感謝你,我不像別人勒索、不義、姦淫,也不像這個稅吏。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,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。」這是邪惡第一個面相。

狂妄:「眾祭司長、文士和長老也同樣嘲笑他,說:「他救了別人,不能救自己。他是以色列的王,現在從十字架上下來,我們就信他。他倚靠上帝,上帝若願意,現在就來救他,因為他曾說『我是上帝的兒子』。」和他同釘的強盜也這樣譏諷他。」(太27:41-44)對於不明所以的人與事,又以激烈的行動及言語回應及攻擊,完全不尊重他者,此乃狂忘。

惡道:制訂不公平的規則,要他人跟隨而利己害人:例子:法老因怕希伯來人人多起兵反攻埃及,就立領要他們做苦工及殺男嬰,為要減少他們的人數。及後又因他們提出要離開埃及,法老就增加他們工作的勞苦,不給他們用來造磚的草,但命令他們造磚的產量不能減少。另外,創世記中拉麥說:「亞大、洗拉啊,聽我的聲音;拉麥的妻子啊,側耳聽我的言語:大人傷我,我把他殺了;小孩損我,我把他害了。若殺該隱,遭報七倍,殺拉麥的,必遭報七十七倍。」法老與拉麥為了自己的利益,制訂損人而利己的規則,強迫他人遵守。

乖謬(惡毒)的口:在符類福音中也記著希律的妻向丈夫要求賞賜施洗約翰的人頭-要處死這個指控自己不合禮法的婚姻的眼中釘!這都是邪惡的言語,損害他人以感到痛快。

現代社會當然有上述四種的邪惡形相與體制,由國家外交部,到立法執法機關,下至網文的大量炒作文宣,比比皆是。作為基督徒,我們要遠避 之,恨惡之,不能與該類的人與事沾上關係,這才是敬畏耶和華的最基本,願我們能作有智慧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