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分享

應然與實然–思考的正確方法

楊肇康宣教師 2020-06-21

       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到,我們的說話是由思考構成,而我們的思考又要由語言構成。故此,我們的語文能力越是高強,我們的思考也會越是清晰;與此同時,我們的思考越是清晰,說話及描述的能力就越見精準。所以,不同的語言構成不同的思考方式,在同一種語言的精準上的差異,也使人的思考能力產生差異。

        筆者的語文能力其實真的一般,基本功也不太紮實,習得的語言種類也是甚少,故筆者也不太敢班門弄斧。但在神學院中學到思考的技巧,我想在此向大家分享一點。實然語句:現在外邊風和日麗,鳥兒正在大聲歌唱。這句例句的描述,是把「外邊」的實況如實描述,並沒有價值、道德及對錯之成份,此乃實然類的描述。應然語句:你看世間之動物也由雌雄結合而生,而人類也分男女,故異性結合才是人類婚姻的唯一出路。這例句中除了有部份事實基礎(不是所有動物都必定透過異性交配才能繁殖),下半句是屬應該與否的價值判斷,也可包括道德對錯。

        讀者不難發現,這種分類是容易理解,若加注意也不會弄錯。然而,我們在日常生活中,卻往往在聆聽及說話間,把二者錯置;以應然的句子回應實然的句子,反之亦然。例如筆者在上週末回家途中,就聽到街上行人討論熱帶風暴的事情。路人甲:今晚打到黎了。路人乙:應該不會打成。這簡單的一說一回,就出現了「應然」與「實然」的對答錯置:一個熱帶風暴會否正面襲擊香港,可以根據天文台的報告及預測得知,但路人乙在沒有足夠的理據下,就主張「應該打不成」這回答。當然,那路人甲乙應該是閒聊,真實上及理想上「打得成」與否,對他們來說也不太重要,這只是筆者提供的一個生活例子而已。但在社會上的大是大非中,應然與實然的錯置卻會使人離開真相,以至使人迷失於對錯之間。

        例如在上年至今,香港警隊有沒有使用過份武力,或有沒有跟從「警例」而行動或與市民對答?這應從實然的方向討論;也就是警員在現實中有沒有使用過過份的武力,或有沒有跟從「警例」行事。「有」或「沒有」是可以從見證人,影像及聲音記錄而得出結果及描述;有與沒有是事實!然而,不少人卻以「應然」的方向作討論及描述:警察都是服務市民的,怎會使用過份武力呢?或是:警察都是公務員,任何的武力都有法律依據,不存在過份或不過份的武力。這都是一些價值判斷、道德對錯的描述。有沒有過份使用武力,在香港這個實行普通法的城市裡是有客觀的標準,法庭及警務處過去多年來也有相關指引(即警例)及判決例子,以作判罪與否的工具。「有」與「沒有」是實然的範圍,像太陽正在發光發熱一樣不是由人的價值道德及其他取向而左右。然而,這種失去正確性的思維及說話方法在近年日漸增多,使到不少人對普通由一個熱帶風暴打得成與否的話題,到社會上的大是大非,也不能作正確的判斷,甚至引發以正義之名打倒正義,道德之名打倒道德的歪風。

        說話及思考的技巧,既是我們天生就能學習得到,同時也是要後天常常鑽研的功夫。在末世不法行為增多,愛心減少的日子中,信徒要明白是非曲直,思考的功夫一點也不能忽視。